074.com-永利集团官网-www.074.com

热门关键词: 074.com,永利集团官网,www.074.com
074.com > 考试新闻 > 郑渊洁炮轰“童书进校074.com”:童话里都是骗人

原标题:郑渊洁炮轰“童书进校074.com”:童话里都是骗人

浏览次数:176 时间:2019-10-11

074.com,童话里都是骗人的?

074.com 1

小朋友们最熟悉的儿童作家正在把童话撕开,露出冷冰冰的成人法则。

“童话大王”郑渊洁炮轰知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,掀起一场轩然大波。

这些天,“童话大王”郑渊洁拒登“童书作家榜”,在微博里指责作家曹文轩等同行“打着讲课的幌子,和书店、学校勾结起来,进入学校占用学生上课时间向学生兜售童书”。

4月18日,大星文化和《华西都市报》等单位共同发布“第13届作家榜童书作家榜”,名列前三位的是作家杨红樱、北猫和曹文轩,而去年在作家财富榜上以2100万版税排名第三的郑渊洁却意外消失。由此引发网友质疑郑渊洁宣称的畅销有“注水”嫌疑。

学校要求学生到指定书店买书,作家就到学校讲座。这样一来,作家有了版税,书店有了销量,只是苦了孩子,面前只有一道单选题:买书,听讲,然后老老实实写“读后感”。

4月19日,郑渊洁发长微博回应网友,称在榜单发布前,他就主动向制作方表示“拒绝上榜”。原因是他认为中国童书销售市场存在极大泡沫,包括曹文轩在内的很多童书作家,是在进校园签售后才积累了海量读者,而这种行为“涉嫌违法”,所以他拒绝参与评比。由此,由童书作家榜引发的这场风波不断发酵。

这两个名字署名的童书作品,曾长期“霸占”80后、90后、00后乃至10后的小书柜。

4月21日,第一财经记者多次拨打曹文轩的手机,一直无人接听。截至发稿时,他也没有回复记者的短信。

根据郑渊洁的指控,那些在童话里教人真诚、正直、善良的作家,会在手指缠上绷带假装受伤以避免签名,或是让助理代签。若属实,想想那些排队等待的孩子扬起的脸,想想那些不掺杂质的喜爱,作家的良心不会痛吗?

国内一位着名童书作家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透露,郑渊洁炮轰的校园签售乱象,在行业内确实存在。

据报道,曹文轩对此回应说,“让大家去判断吧”。东莞一小学领导也在受访时解释,2017年底,曹文轩曾赴该校参加“书香校园”活动。“当时作家没有从学收取费用,只是在讲座的同时,也有个书展在学校举行。但是也没有说一定要买曹文轩的书。”

郑渊洁炮轰:校园交流实为不法销售

“作家榜”创始人、大星文化董事长吴怀尧对此的回应是,作家进校园签售,并非局限在童书作家,据他了解,很多作家都去过学校签售,有些作家甚至常年累月跑学校,“至于这种行为是否妥当,关键要看是否有事实上的违法行为。如果合法合规合情合理,孩子有机会接触作家,我认为多多益善。”

在长微博中,郑渊洁晒出自己2018年的部分图书销售税单,其中两张总金额超过210万。他强调自己并非不能上榜,而是主动放弃,因为中国童书出版有猫腻,“一些童书作者打着讲课的幌子,和书店、学校勾结起来进入学校占用学生上课时间向学生兜售童书。”郑渊洁认为,这种行为违反了《义务教育法》关于“任何人不得进入中小学校园推销商品”的规定,是不法行为。

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》第25条规定,学校不得违反国家规定收取费用,不得以向学生推销或者变相推销商品、服务等方式谋取利益。

郑渊洁尤其将炮火指向童书大奖“安徒生奖”的获得者、北大教授曹文轩。榜单显示,曹文轩在2018年的童书销售额是2700万元,并质疑:“这2700万元中,有多少是曹文轩打着讲课的幌子非法兜售童书所得呢?”

这正是检验法律“牙齿”的时候,能不能“咬”出真问题,根据郑渊洁的爆料一查便知。若指控属实,进校园兜售图书的作家,以及这个链条上的每个当事人,都已涉嫌违法。

根据公开报道,曹文轩确实多次进入校园做讲座。郑渊洁还上传了一份今年3月温州城市书展期间,温州某实验小学曹文轩讲座前夕,发给学生的一份征订书单,上面有曹文轩的作品名称、售价、适合阅读年龄等内容。其中最后的“温馨提示”部分写到,此次交流“温州书城对我们学生的图书征订量是有要求的”,当天有意愿与作家交流、签名的孩子,需提前买曹文轩的书,但“图书没有折扣”。

问题还在于,不管是谁违法,此举对儿童的伤害,不只是撕开童话这样简单。

郑渊洁说,目前童书批发价在四到五折,书店打着邀请着名作家的旗号通过老师以全价卖给学生,其中差价花落谁家值得思考:“有没有寻租空间?会不会腐蚀我们优秀的教师队伍?”

在学校和老师面前,孩子和家长往往比较弱势,只能顺从地接受老师推荐的东西。甚至有的幼儿园给家长布置写1万字的观后感,家长在群里兢兢业业打卡记录写作过程;之前还有学校突发奇想,在孩子胸前的红领巾上印上了广告,引起了众怒……

早在2016年,郑渊洁就曾以公开信的形式,向时任教育部部长袁贵仁举报过作家进校园的乱象。他表示,此次希望借助舆论发酵,教育部能再次予以重视。还建议明年中国作家榜应该做成两张榜单,分为“中国童书作家进校买书榜”和“中国童书作家非进校买书榜”,以显示作家的真正实力,否则自己就永远不参与评选。

至于图书,只要是老师们推荐的,大概没有多少孩子敢公然反对阅读。一是孩子尚且缺乏辨别图书好坏的能力,二是家长即便反感定点推荐图书,也总怕老师不高兴,怠慢了自家的娃,只能配合购买。

针对郑渊洁的点名炮轰,第一财经多次致电曹文轩,但他一直没有接听电话。4月20日晚,他曾向《南方都市》报记者表示,暂时不愿意发声,“让大家去判断吧”。

损失些金钱倒是其次,最重要的是,它可能使孩子失去阅读的兴趣。

童书作家爆料:确实有人提销量要求

现代社会,电脑、手机争夺孩子的目光。能静下心来阅读的儿童越来越少,因此童书的质量和价值观十分重要,尤其是孩子接触的第一本书。如果这本书没意思,它可能就阻断了孩子继续阅读的道路,孩子不再找书看,又抱起了电子设备。

作家“校园交流”背后,真的暗藏灰色生意经吗?一位要求匿名的国内知名童书作家告诉第一财经,郑渊洁炮轰的校园交流猫腻,确实存在。

“如果第一本书非常有意思,是他自己选择的,哪怕第二本书遇到不好看的,他也知道是有好看的书的,他自己会去找。”郑渊洁说,但是作家进了学校,老师强迫孩子去买,买了才能去听他的课,不买就不能听,听完下一周的作文题目就是我眼中的谁谁谁。这种阅读捆绑让孩子失去选择的自由,孩子的注意力变成大人的流量,读书慢慢成为负担,再难发展成兴趣。

这位作家说,国内有些童书作家写得不错,但作品销量一直上不去,原因主要有两个,一是写童书的人太多,孩子选择余地非常大;二是各地区新华书店童书区域基本都被几位作家占领,而他们就是进校园签售做得最早、最多的作家。这种情况下,其余作家想要在被认为是“黄金十年”的童书出版市场分得一杯羹,就只有选择也进校园签售。

那些老老实实去购买指定书目,甚至写上班级姓名以便书店核对的孩子,也在老师的强势话语下,越来越顺从。今天可以是要求买一本书,明天可能就是误导孩子歧视某一类人。这恰恰是一些童话故事里最反对的东西。

这位作家自己的经历也证明了这一点。虽然从事了十多年儿童文学写作,也获得无数国内外大奖,但从来没有跻身“畅销级”榜单,原因就是校园签售兴起时拒绝了出版社的热情邀请,当时作家的想法很简单,认为只要写出好作品,得到专业领域的认可,就是对孩子最大的尊重,也会收获真正的读者,“而且那时我也看到一些作家和出版社为了校园推广搞的各种营销,说实话内心是很排斥的。”

在童话里,孩子拆穿成人世界的谎言,诚实地说皇帝根本就没穿新衣;在童话里,只要你是一只天鹅蛋,就算是生在养鸭场里也没有什么关系。

直到这几年,这位作家的态度才开始转变,主要原因是出版社的编辑有销量考核,由此才选择性地做过一些进校园交流的活动。虽然整体数量不多,但发现作品销量得到显着提升,“因为校园活动对孩子的影响非常直接,让老师、孩子对作家有直观的印象,从而增加作家的影响力。书卖得多、影响力变大,也会提高作家的话语权。”

本文由074.com发布于考试新闻,转载请注明出处:郑渊洁炮轰“童书进校074.com”:童话里都是骗人

关键词:

上一篇:上海建立物理选考保障机制 2018高招录取时实施

下一篇:深圳富源学校北质疑高考移民从衡水引入 教育局